您好,欢迎访问晋城财政信息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财政要闻 | 财政动态 | 财政法规 | 财政数据 | 音乐室 | 图书室 | 大事记
今天是: 财政人座右铭:崇尚服务 追求卓越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财政要闻
高原上播撒温暖的人:云南省维西县财政局长和先念追记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06   点击量:

2018年2月6日 来源:中国财经报

  2017年10月24日,云南省维西县财政局局长和先念为保护同事不幸殉职。危难之际的这一壮举,折射出和先念一贯勇于担当、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高尚品德,是他忠诚于党的事业、热爱群众的集中反映。

  日前,本报记者赴云南对和先念的事迹进行了深入采访,力图客观、真实地还原在边远贫困地区、高原山区和民族地区工作的一名基层党员领导干部和财政干部的形象。

  ——题记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和先念依然没有停止在迪庆高原奔走的脚步,直到2017年10月24日下午4点20分左右。在徒步走访贫困户的途中,一块飞石从陡峭的山坡上滚落,生死关头,和先念奋力推了同事木映红一把,自己却永远倒在了他熟悉和热爱的这片土地上,和着殷红的鲜血。

  维西,全国唯一的傈僳族自治县,隶属于迪庆藏族自治州,除傈僳族外,还有纳西族、藏族等少数民族混居,是云南藏区贫困面最大、贫困人口最多、贫困程度最深的县份之一。

  20多年来,无论是作为乡财政所长、乡镇领导还是县财政局局长,在这片山陡谷深的高原山区,和先念始终忠实履行着一个基层党员领导干部的职责——将党和政府的温暖传递给维西各族群众。

  被老百姓称为“大树”的和先念倒了,身后留下了他做的脱贫、教育和医疗等一件件民生实事?

  和先念出事的那条山路紧邻一条深深的河谷,曲折而狭长。如今,这里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远处,雪山依旧静静矗立;谷底,河水还在淙淙流淌。

  就在2017年10月24日上午,在距离出事地点不远的叶枝镇新洛村,和先念还在通俗地给村民们讲解十九大精神,跟大家聊着怎样早日脱贫、过上好日子,要重视孩子上学等话题。

  以傈僳族为主的新洛村是维西县财政局的结对帮扶村,位于山高坡陡的澜沧江上游,贫困人口比例达三成左右,是全县重点扶持的贫困村之一。

  和先念一年要来新洛村四五趟,每次来,他都仔细了解村里的大事小情,到各户家里走走转转,坐到贫困户的火塘边拉拉家常,钻到牲口圈里看看牲畜,临走时不忘劝导村民们说,好日子要靠手勤快、多积累,大家要少喝点酒,多学学怎么做点小生意。

  村里的贫困户余建明是傈僳族,不会讲普通话。身为纳西族的和先念来到他家后,熟练地操起傈僳语和他交流,还手把着手地教他怎么种中药材。看到有关部门设计建造的太阳能淋浴间位置不大好,和先念还批评了几句。这两年,余建明一家通过种植中药材、养猪,年收入达到两万多元。提到恩人般的和先念,余建明本来平静的神情变得沉重起来。

  如今的新洛村,曾经的泥巴路正在硬化,破旧的木瓦房焕然一新,好多人家用上了自来水,种中药材的越来越多,收入不断增加,扶贫成效初显,村民们脸上的笑容多起来了。

  但和先念的眼光更为深远。扶贫先扶智,这是他的一贯看法。挂钩新洛村不久,在他的倡导下,县财政局挤出部分工作经费再加上干部职工捐款,设立了教育扶贫基金,对新洛村的初高中生和大学生困难家庭进行补助,目前已有100多人次受益。

  在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教育、医疗等民生方面,和先念也颇为用情用心。

  迪庆州财政局教科文科科长和振琴曾在维西财政局工作,她依然清晰地记得十余年前第一次见到和先念的一幕。

  那是2007年的一天,当时在叶枝当镇长的和先念来到县财政局,希望局里能反映一下高原农牧民子女生活补助标准偏低、影响学生身体发育和学习效率的问题。说明原委后,这位衣着朴素的镇长恳切地对和振琴说,为了孩子,就厚着脸皮当回“叫花子”吧。

  和振琴回忆,当时像他这样为了孩子教育来找的乡镇领导确实不多。后来,只要有机会她就向上反映,高原农牧民子女生活补助标准终于逐步得到了提高。

  还有一个例子。2016年的某一天,叶枝镇中心学校校长张君长与和先念聊天时偶然透露,一名叫阿强(化名)的学生品学兼优,足球也踢得好,但因父亲去世、母亲再婚,一直跟着爷爷奶奶,家里生活很困难。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过了没多久,和先念突然从昆明打来电话说,他在那里帮阿强联系了“手拉手”互助项目,阿强以后能够定期获得资助了。

  如此关心农村教育,是因为和先念出身农村,深知上学对农村孩子改变命运意味着什么。他常说,自己是个苦孩子,多亏读书才走到今天。

  即使后来到了县里工作,软硬件设施落后、小升初成绩全县靠后的叶枝镇教育仍是和先念的“心病”。为此,他想尽各种办法,协调资金600多万元,对叶枝镇中心小学进行扩建提升,努力将其建成傈僳族特色文化学校。

  现在,簇新的校园里,教学楼、宿舍楼和篮球场一应俱全,五人制足球场也正在施工。

  和先念非常关注新学校的建设,曾悄悄去看过施工情况。在他的支持下,叶枝镇还于2015年设立教育发展奖励基金,对成绩优异的学生及其家长进行奖励。如今,叶枝镇中心小学小升初成绩已升至全县中游水平。

  和先念长期关注的另一个重点是群众看病。

  任叶枝镇镇长和塔城镇书记时,和先念对两家卫生院都提出,医院主要负责把业务搞好,为老百姓看好病,所需资金由他来协调。

  10多年前,叶枝镇卫生院还是上世纪70年代的土木建筑,床位只有7张。2006年,和先念协调对口援建单位和上级资金90多万元,卫生院新建了住院楼,床位增加到20张,还改建了门诊部,添置了一部救护车。

  新卫生院除了服务叶枝镇,邻近乡镇的老百姓也跟着受益。和先念还要求,对于使用救护车的困难患者,要少收或不收费用,最后由乡里进行补贴。和先念到塔城镇工作后,这里的卫生院门诊楼也翻建一新。为方便偏远地区百姓看病,塔城的乡村医疗服务体系还延伸到更多的自然村,全镇为此新增30多间农家卫生室。

  2017年年底,预计新洛村将有三成左右的贫困人口实现脱贫,2018年有望全部脱贫。

  遗憾的是,和先念看不到这一天了。

  在他殉职后的第二天,即10月25日一大早,当年近七旬的新洛村村委会原主任陈玉明赶到镇卫生院时,和先念已静静地躺在院子里的一棵翠柏之下,院子里挤满了前来吊唁的群众。

  “我们的大树倒了!”面对此情此景,陈玉明心痛不已。他还记得,和先念在叶枝当镇长时,费了好大劲筹钱,将新洛村的南北两条羊肠小道拓宽,村民们开始买摩托车、三轮车,上下山运送庄稼、山货再不用肩挑背扛,收入也多起来了。

  已经脱贫的新洛村村民余从志一个劲儿地摇头说,要是和局长再带一段时间,大家就更快脱贫了。

  曾豪言“人不会被工作累死,只会病死”的和先念就这样匆忙地走了。他短短45年的人生历程,长度可见,厚重却难以衡量。

  念好财政这本经不容易,为保证财政每一分钱都花出效益,和先念多次“冒充”农民实地“侦察”?

  2013年3月,离开乡财政所8年后,和先念回到财政战线,担任县财政局局长。

  与他前后脚“来”的,还有严峻的财政收入形势。剔除一次性增收因素,维西县每年自有的财政收入也就1亿元左右,但支出规模却接近30亿元。对于维西这样的困难地区来说,虽然有来自中央和省里的转移支付作为财政支出大头,但地方要实现可持续发展,自身仍需付出巨大努力。

  念好财政这本经不容易。财政局长难当,穷县财政局长更难当。

  老同事、县政协办公室主任赵奉伟观察到一条规律,如果晚上县行政服务中心亮着灯,加班的一定有财政局,其中也一定有和先念。

  白天经常忙于外出开会和下乡调研,和先念很少有机会待在办公室,很多工作只好推到晚上。

  也许不是巧合,细心的人发现,到了财政局之后,和先念的体重从之前的120斤减到了105斤。

  在他办公室的茶几上,散乱地放着一些手写的记事条,上面是他随手记下的工作重点或思路。在几张有关教育的记事条上,和先念仔细梳理分析了近年来维西财政教育投入情况和现状,并提出“将教育脱贫放在重要位置、(作为)治本之策”,以及在摸清底数基础上,统筹资金、加大投入等思路。纸条上写得密密麻麻,还画了一张表格。

  翻开和先念任职以来的县财政局年度工作总结发现,关于新一年的工作安排中,排在首位的都是“打牢增收基础”“拓展增收空间”等内容。迪庆州财政局主管预算的副局长胡学礼说,这两年,和先念向他反映最多的是如何组织财政收入和培植新的财源。

  近年来,维西境内澜沧江上正在建设3座水电站,其耕地占用税成了县财政的重要收入来源。电站建设周期长,县里用钱却用得急。特别是耕地占用税收入占全县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近三分之一,对于本地固定税源少而分散的维西而言,县级财政要实现法定的年度平衡,基本上就要看电站建设企业能否足额缴税。

  电站都建在山高谷深的澜沧江边上,离县城最近的也要70多公里,电站企业分公司设在200公里外的州府香格里拉,总部则在省城昆明。在县城和各个电站、分公司和总部之间奔波,费尽口舌沟通协调,成了和先念这两年的重要工作之一。

  在和先念的积极奔走下,最后通过县委县政府和州委州政府的协调,电站企业及时足额缴纳了耕地占用税,全县财政正常运转和财政平衡得以保障。

  但维西自身的税收规模实在是杯水车薪,争取上级支持必不可少。

  怎么争取?和先念的办法是,结合维西县情,认真学习研究财政政策;抓住各种机会,了解相关信息,并主动和县里有关部门沟通协调,然后一起向上级相关部门申请,充分用好中央和省里的补助政策。

  他对同事们说,这些年中央和省对地方支持这么大,出台了好多政策,大家要积极学习研究、用足用好,推动维西更好更快发展,多给老百姓办实事。

  有一次在省财政厅教科文处谈工作时,和先念看到桌上有一本《云南省财政教科文工作手册》,便向该处处长张吕索要了一本,一方面用来了解和掌握相关政策,另一方面作为争取资金支持的信息来源。

  省财政厅一位扶贫队员说,在云南各县的财政局长中,和先念的资历算不上多深,却是厅里最为大家熟悉的县财政局长之一。

  维西被列为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县、资金支持规模每年有一千多万元,还有900万元的保障性住房以奖代补资金等,很多类似的上级支持政策或专项资金都是和先念和同事们通过学习研究相关政策文件,与县直有关部门积极沟通协调,并共同争取来的。

  和先念当财政局长的这几年,是维西获得上级专项支持最多的时期。

  一收一支,背后体现的是财政局长的理财宗旨和智慧。这几年,县财政全力保障和支持基本民生领域。2013年至今,维西财政民生投入增长50%以上,民生支出占比保持在85%左右。

  其他方面的支出能压则压。这几年,维西一般政务部门的公用经费标准大大低于云南省内其他地方,仅能保证机构基本运转,“三公”经费支出也压到了无法再低的水平。

  “感觉到他在财政局这几年是最难最累的。”妻子唐金玉如此说。

  和先念深知,在上级财政每年转移支付到维西的各种资金里面,都饱含着党和政府对于边远贫困地区各族群众的关心和温暖,是带着感情和温度的。作为财政局长,必须用好这些资金,把中央的关怀用到关键地方、用出效益,不能出现纰漏和浪费。为此,和先念使尽了浑身解数。

  他向技术人员学习中草药川乌的种植方法,从修剪、施肥到掐尖,每个环节都掌握好后再手把着手教给贫困户;

  他悄悄到农户家实地考察新的农村沼气使用工艺,觉得确实可行后才放心地建议推广到贫困户;

  他还“冒充”农民工实地“侦察”,只为搞清楚某绿化工程投资项目的真实情况。

  去年3月中旬的一天中午,和先念来到县城新城区绿化建设工地,蹲坐到几位农民工身旁,并很快和他们聊了起来。一位民工好奇地问:“你是哪个乡的,在哪里做活路,跟我们一起干吧?”

  “我是叶枝的,来看看你们怎么种树子。”和先念回答。

  ……

  就这样,和先念了解到了树苗来源、价格、工程进展等一手情况,心里有数了。

  类似的“侦察”活动,和先念做过多次。由于他的穿着本身就像农民,就连乔装打扮也省了。

  对身边的干部职工关爱有加,对遇上急事难事的,甚至是素不相识的人,和先念也不会袖手旁观,唯独对自己“吝啬而苛刻”,甚至有点“狠”。

  “如果没有遇着和书记,我也走不到今天。”想起和先念从政治成长、企业经营乃至做人等多方面的关怀,十九大代表、塔城镇巴珠村党总支书记和勋感慨不已。他说,自己原来只是一个贫困落后的藏族村党支部书记。在和先念坚持不懈的支持帮助下,不仅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也获得了“全国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光荣当选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他说,去年10月27日,刚参加完十九大回到昆明,在机场就有人打电话说和书记出事了,当时他一下走不了路了。

  在乡镇就以关心干部、惜才爱才为人所知的和先念来到县财政局后,仍然把干部的培养和进步作为一项重要工作,积极和组织人事部门沟通协调,让干部流动的“水”活了起来,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明显增强。

  干部职工的身体怎样、家里有啥困难、谁家孩子该升学了,和先念心里也有一本明白账,一到时候就会过问情况,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和记住的。

  和先念的逻辑是,大家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管孩子学习,关键时候他自然应该过问一下。

  采访中,县委副书记和俊昌还透露了一个“秘密”。财政局干部普遍能力强,但工作累、责任大、待遇不高,和先念要求又严,因此以提拔为条件到财政局“挖人”的不少。

  “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找到和先念提出调走。这也许就是他的人格力量所在。

  对身边的干部职工关爱有加,对遇上急事难事的,甚至是素不相识的人,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2016年10月的一天,一个50多岁的农民来财政局找和先念,说是家里有学生,生活困难,来申请些救济款。询问其来意后,和先念解释说,按照国家政策,财政局批不了救济款,他回去可以通过村里向民政部门申请。和先念边说边掏出600块钱,让他先救个急。这位农民怎么也不肯要,说以前和局长在塔城时就麻烦过多次,但和先念硬是塞给了他。

  下乡调研时,和先念一次几百元的随手资助也不少。有人开玩笑说他这么下去“连烟都抽不起了”。和先念嘿嘿一笑说,他可以找媳妇要钱,但农民买不起肥料农田就废了,娃娃看不了病怕又多出个贫困户。

  对有困难的群众尤其是孩子,和先念出手大方,但对自己却很“抠”,甚至有点“狠”。

  每到外地出差,和先念都是在路边的小饭馆吃饭,从不去饭店;上下班从不让单位司机接送,更从不公车私用;不必说有人请托办事送来的礼品,即使是扶贫联系点的村民们作为扶贫“成果”给他尝鲜的一些土特产,也被原封不动地退回去。

  和先念身高1.7米,体重却只有105斤左右。唐金玉说,因长期饮食不规律,和先念患有严重的胃病,每次吃饭都很少,带病工作已成为常态。

  去年7月中旬,县人大组织了一次税源调研活动,副局长参加就行,但和先念感到这次掌握一手资料的机会难得,便带着感冒亲自参加。第四天中午,县人大财经工委主任杨立花发现和先念饭都吃不下、坐都坐不稳,生气地劝他马上去就诊,但和先念硬是坚持到最后,完成了历时5天、行程600多公里的调研。最后到达县医院时,他虚弱得连车都下不来了。此时,在县医院当医生的妻子唐金玉早已焦急地在门口等候。一量体温,居然是40度!

  “为了工作,你真的不要命了!”唐金玉的泪水夺眶而出。

  这已不是唐金玉第一次担心和先念的身体。2001年的一天,在叶枝镇财政所当所长的和先念为及时将材料送到县里,租用了一辆面包车,不料途中车子翻下山坡,差点掉到江里,和先念也受了重伤。醒来后,他手里还紧紧攥着文件袋。住院一段时间后,伤没好利索,他就不顾妻子劝阻,绑着护板上班了。

  在家人和同事的劝说下,和先念也曾决定“痛改前非”。财政局女干部和玉花体重只有80多斤,从体型看与和先念“酷似”兄妹。去年春天,他俩当众打赌,当年年底前分别增重到120斤和100斤,并“立此存照”。回想起当时情景,和玉花不禁掩面而泣。

  对个人的荣誉和“进步”,和先念也不上心。他殉职后,县财政局在搜集其生前获得的荣誉时发现,除了一张“云南省大中型库区基金征收先进个人”证书外,再难找到别的“凭据”。其实,即使是这一张证书,和先念原先也坚持报别人,但后来上级要求必须是一把手,才又换成他。

  不少同事都说,但凡遇到荣誉和待遇的事,他总是让给别人。

  迪庆州农牧局局长杨树奇是和先念的老领导,对他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一直很认可,曾多次提出调他到州里工作,作为县医院业务骨干的唐金玉也可以一并调过去,却一次次被他婉拒:“在维西更接地气。这里穷,我能多做点就多做点。”

  “他对谁都好,就是对自己不好。”这是妻子唐金玉眼里的丈夫。

  和先念深爱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但他和家人之间一个平常的约定已经永远无法实现。他一直牵挂着姐妹们,但希望她们靠自己的劳动本本分分地生活?

  2017年10月27日,维西县城,2000余人为和先念送行,其中不少是自发赶来的群众。人群中,几位农民用藏语在交流、表达着对和先念的深切怀念。当时在现场、同为藏族的迪庆州财政局局长江楚,再次从中感受到农民兄弟对和先念的真挚情感。

  几位藏族农民发自内心怀念的背后,折射出和先念生前对农民群众冷暖心细如发的关爱:

  他对刚到叶枝镇工作的副书记和剑元说,要学会纳西语,因为与不同民族的群众打交道,学用他们的语言对拉近感情很有帮助。

  他交代时任塔城镇常务副书记陶勇下乡时多带香烟和打火机。傈僳族男子多爱抽烟,见面时主动掏根烟,大家一下就不生分了。

  他给刚来维西不久的省财政厅扶贫队员们介绍经验说,到老百姓家里不要自带水杯,落座时也不要去掸板凳上的灰,不然老百姓觉得跟你有距离了。

  他叮嘱下派干部、新洛村党总支书记马福生,要了解老百姓的真实生活状况,不仅要进村入户,还要到屋里仔细查看家里的粮食,钻到圈里看看牛羊。

  也难怪,在维西期间,记者采访过的很多人都说自己跟和先念“关系好”,其中不少就是普通农民。

  在一些人眼里,县财政局长是个“官”甚至算个“人物”,但和先念从不这么看,而熟悉他的人也只是把他当成同事、朋友或兄弟。

  在他最亲近的妻子、女儿眼里,和先念则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去年国庆前夕,和先念结束了在清华大学10天的集中培训回到昆明,难得地和妻子一起陪伴刚刚考到昆明一高的女儿,一家人度过了最后一段快乐的时光。三个人在沙发上嬉戏、聊天、“吹牛”,其乐融融。

  培训期间,正值妻子唐金玉的生日,那天,和先念特意发来520元的大红包,这份千里之外的情意让妻子惊喜不已。在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和先念多不在家,但他从未忘记过,总会以某种形式向妻子表达爱意。

  只要闲下来,和先念还会下厨为女儿做菜。同事们在相互交流子女教育的时候发现,每谈及女儿,和先念的神情中便充满了自豪和爱怜。女儿曾悄悄告诉妈妈,她青春期的几次“小叛逆”,都被细心的爸爸发现,并巧妙地帮她化解了。

  和先念是土生土长的维西人,这里有他挚爱的妻儿,有他牵肠挂肚的家人。

  他有一个姐姐三个妹妹,除了小妹和顺英学校毕业后通过公考在县里工作外,其余的都在老家务农。到附近办事路过时,和先念总要抽空到家里看看。虽然工资不高,但只要哪个姐妹遇到困难,他都会尽可能给予帮助。同时,他也一直希望她们靠自己的劳动本本分分地生活。姐妹们对此都很理解,从不向他提出过分要求。

  和先念老家是两座相对而建的老式房子围成的一个小院,院里是一幅典型的农家景象。金黄的玉米棒大串大串地挂在房前,地上摊满了还未脱粒的稻谷。阁楼的房间就是和先念住的:昏暗的灯泡、老式的木板床、旧棉被、旧沙发……2017年春节他还回来住过。

  唐金玉回忆,和先念曾告诉她,将来女儿大学毕业了,他俩也快闲下来了,全家要趁节假日一起多出去玩玩。

  对于一个家庭而言,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约定,但对和先念一家来说,却再也无法实现。

  看着手机里收存的最后的“520”红包,唐金玉的泪水再一次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记者 刘国旺 张思楠 通讯员 杨俊昆 黎友全

 

附件下载:

 





收藏】【 发送此页给好友 】【打印】【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两部门发文严禁企业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
减税降费政策要落地见效
甘肃专员办:“四步走”圆满完成职业院
关于完善市场约束机制 严格防范外债风
关于印发《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贫困
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支持革命老区脱贫攻
关于2017年度第一批公益性社会团体捐赠
创投企业和天使投资个人将获益
广西专员办:四个方面下功夫 持续推进
关于印发《地方财政预算执行支出进度考
    图片新闻  
各地落实PPP项目库...2018年5月9日 来源:金融司   为贯彻落实《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
辽宁专员办:狠抓保...2018年5月9日 来源:辽宁专员办   为积极贯彻落实财政部党组特别是刘
财政部召开“五四”...2018年5月8日 来源:机关党委   5月4日上午,财政部召开“五四”青年
江西专员办:拥抱新...2018年5月4日 来源:江西专员办   在“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为进一
2018年3月份全国彩...2018年4月23日 来源:综合司   一、 全国彩票销售情况   3月份,全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晋城市财政局主办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晋ICP备11004569号 晋公网备14050002000568号  
Copyright 2003-2011 Jincheng Municipal Finance Bureau.ALL rights reserved 在线访问人数
地址:晋城市迎宾路328号 电话:0356-2022975 邮编:048026 传真:0356-2022975
?